首页 »

取消“家长签字”,别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2019/9/21 12:35:03

取消“家长签字”,别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这两天,一条地方新闻引起了全国家长的共鸣。浙江金华一小学发出一份公约《让家长告别检查作业——实验小学教师公约之作业篇》:“认真批改作业,是每一位老师的基本职责!我们希望学生拥有这样的认识:检查作业是我自己的事,不是妈妈的事……”

 

从广大网友的反馈来看,舆论对学校取消家长为孩子家庭作业签字的要求持一边倒的赞成态度。不得不说,现在的大多数的中小学家长都被要求担负起监督孩子学习的重任,由于是在工作之余担任这项额外的工作,压力颇大,以至于如今有学校给家长减负,全国的家长都难掩羡慕嫉妒之情。但正因为一边倒,也要避免走向另一个极端,那就是家庭、家长因此又从中小学教育中缺失,让教育成为学校的事。

 

让家长在作业本上签字,是最近十多年出现的学校教育新模式。对于孩子而言,尤其是对于小学阶段的孩子来说,家长在作业本上签名,可以让家长参与到孩子的学习中,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知道他们在不同科目上的掌握程度,从而实现学校、家长双重督导。而且家长签字的过程,会和孩子交流,这也是无形中给忙于工作的家长和孩子创造了互动的机会。由此可见,家长签字这条规定的初衷不坏。

 

网络上的叫好声,只是说明这个规定在执行的过程中出现了异化,“家长签字”在这些年发生了变化,不断演化为需要替代老师检查、批改作业。由于家长越来越深度参与,孩子作业对错的批改前置了,任课老师看到的都是经过纠正的正确答案,他们很难发现教学中存在的不足,而家长则必须在工作之余给孩子讲解题目,甚至因为一些题目无法完成而引发焦虑情绪。在这个过程中,学校实质上已经将一部分教育的责任完全转嫁给了家庭。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小学生的家长多为70后、80后,这个家长群体的学生时代,学校是教育学生的唯一机构,家长大多不需要检查作业、不需要签字,学生出现什么问题,老师全权负责。和当年的模式相比,一开始的家长签字,其实是让家长参与到孩子的教育中,是一种有益的尝试。只是随着各地不同学校要求的提高,家长不断深度套牢,家长检查孩子作业成了惯例,甚至需要地方教育部门专门发文禁止,这样的情况需要扭转,但一刀切地取消家长签名也不是理想途径。

 

笔者的同龄人,大多是小学生的家长,为了检查孩子的作用,一家人全体出动,还根据当年的特长,承担起不同科目的辅导,为了考核效果,一些父母间还有比拼。对于双职工家庭而言,这无疑加重了家长的负担,也让孩子苦不堪言,他们每天与父母共处的时光大多是作业探讨,以及因为做错题而被怒吼。这也是为什么浙江一所小学的一个规定,会引起全国家长声援的原因所在。

 

但正如一个小学妈妈告诉笔者的,在全民面临育儿焦虑的时代,很多家长把监督孩子学习当成是焦虑产生的源头,也因此很排斥家长作业,但事实上,家长也不可能一不签字就不焦虑了,身边有一些家长即便移民到了国外,也发现华人是当地的鸡血家长。

 

此外,当家长参与成为一种习惯,有些作业甚至出现了没有家长不行的状况。一方面,小学生作业本上经常有超纲习题,朋友圈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有成年人也解答不出的小学生奥数题;另一方面,在一些传统佳节,幼儿园的孩子都会被要求完成诸如兔子灯一类的手工作业,临到作品上交,完全出自孩子之手的作品简直拿不出手,那下一次再有此类作业,各位家长难免一起上阵帮忙。

 

如果说“家庭作业”变成“家长作业”,让我们看到了老师的“缺位”和家长的“越位”,如今一边倒支持取消家长签名,又有家长“缺位”的风险。因此,这个公共事件的价值在于重新梳理家庭和学校在教育中的不同功能和边界,只有老师、学生、家长三者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做好该做的事,才不会矫枉过正,让任何一方在“越位”或者“缺位”中左右摇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