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50℃高温下,“抱管人”在9米高空站连续工作1小时……200立方米混凝土倾泄而下

2019/9/11 21:34:09

50℃高温下,“抱管人”在9米高空站连续工作1小时……200立方米混凝土倾泄而下

暮色降临,金海水厂二期工程9米高的脚手架上,黄和武缓慢移动,手中15厘米粗的管子摇晃得厉害,如同野兽随时要挣开他的手,这样的姿势他已经维持了近1个小时。管身缠绕着一根粗绳,另一头由同伴被人死死拽在手中,稍不留神,人就会被管子拖着走。200立方米混凝土不断从管口喷薄而出,倾泄而下。

 

白天,水泥泵车的长“手臂”可以看得更清晰,末端连接的一根黑管子就是浇筑工抱着的地方

 


50℃?不算热

 

7月17日晚,浦东气温回落到30℃出头,远离市区的曹路镇更显清凉。可是,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一踏进曹路镇金海水厂二期在建工地,闷热的气流就迎面袭来,地面热气包裹着双腿,人仿佛置身于蒸笼,哪怕站着不动,也能出一身薄汗。

 

沿着脚手架爬上9米高的浓缩池顶部,更觉闷热异常。经过一天的曝晒,池顶水泥、钢筋和钢管滚烫,不断散发热量。“傍晚开工的时候,池顶大约有62℃。”常驻项目的上海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集团)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徐辉摸了摸钢筋,脱口而出:“现在降到50℃左右了,凉快些了。” 天黑以后,习习微风吹过,却丝毫没有减弱酷暑气的感觉,人在池顶好像蒸桑拿一般。

 

白天钢管、水泥被晒得发烫,工作人员需要特别注意,避免被烫伤

 

炙热烘烤,常会令人烦躁。但在场的十几名工作人员却很淡定,在人堆里,记者看到了正抱着管子的黄和武,默不作声、神情严肃。穿着重达2公斤的皮裤和胶靴,长时间不间断抱着抖动的管子,他早就大汗淋漓,混凝土泵车轰鸣作响,接近50℃的混凝土从管口涌出——另一股热浪袭来。

 

晚间,穿着皮裤胶靴正在抱管浇筑的黄和武

 

“今天天气还好,不算太热。”事后黄和武告诉记者,如果遇上极端高温天,白天吸足了热量的钢筋水泥傍晚摸起来还是滚烫的,如果皮肤不小心碰上去会感到疼痛,如不小心,还会有烫伤的风险。

 

浇筑好的水泥要有专业人员压平

 


晚间抱管造工程

 

有人会说,不就是浇混凝土水泥吗,这有什么难的?其实,和室外平面浇筑不同,金海水厂二期有9座大体积构筑物——水池,普遍在8至9米深,每个池子内部还有许多分隔物,结构相当复杂。站在浓缩池顶,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模板、钢筋和钢管,如果不了解水池结构,很难分清哪些部位需要浇筑,哪些部位不需要。需要浇筑的区域,又被模板和钢筋隔成了大大小小的区间,混凝土水泥不可能一股脑全部倒进去,只能一个一个填满。

 

即使在白天,池顶结构也非常复杂,不了解结构的人很难区分需要浇筑的地方在哪里

 

只有耐心还不够,天黑以后更考验人见。那些需要浇筑的区域大约3至4米深,好像“深洞”一般,人能站的区域又狭窄,稍不留神就会摔下去,必须绑上安全带。

 

危险系数这么高,为何一定要人抱管呢?黄和武解释说,如果不抱着管子,“脱缰”的混凝土水泥就会甩得到处都是,一旦凝固就很难洗掉。更重要的是,抱管浇筑可以把混凝土水泥“打”到精准的地方,形成一个一个均匀分布、高度相同的小土堆。水池使用的材料是清水混凝土,建造标准很高,脱模即成型。混凝土水泥必须一层一层进行浇筑才能均匀,否则墙体就会出现孔隙、蜂窝和麻面。

 

19岁入行、从业30年的黄和武已经是老法师了,还参与过泰和水厂、临江水厂等工程建设。哪怕不看着那些“深洞”,他也能灵活掌握浇筑水泥的量。只见黄和武左右移动着管子,踩着节奏进行浇混凝土水泥,先浇底部的第一层水泥,他抱着管子沿着洞口走了近10米,随后又折回来浇第二层……如此反复,一个10米长的“洞”要走上数十遍。“没有丰富的经验,很难浇筑均匀。”黄和武说。

 


  高空作业不停歇

 

黄和武坦言,干这个活儿的人,必须得有充沛的体力。“浇一个洞不能停顿,不管它是大是小,要持续浇筑,直到洞被填满为止。” 徐辉告诉记者,一旦浇筑有停顿,前后浇筑的混凝土之间就会产生“冷缝”,工程质量大打折扣,夏季混凝土干得快,更不能有一丝疏忽。好在当天,每个需要浇筑的区域大约在20立方米左右,黄和武和同伴每工作1个小时,就能休息一下,继续下一个1小时。

 

抱管人浇筑的过程中,包括项目经理、安全员在内的十几名工作人员需要在旁监督,一刻不停

 

由于浇筑区域复杂,这200立方米混凝土,黄和武和同伴们用了足足7个小时,直到晚上10点多才结束。但黄和武觉得轻松,要知道作业时长和浇筑面积是成正比的。他记得前不久,另一座水池需要浇筑1500立方米的混凝土,差不多用了十几个小时,直到天快亮才结束工作。对常人而言,在地面站上十几个小时,就已颇为挑战身体极限,更别说是在9米的高空。

 

随着科技进步,越来越多的工种被机器人替代。但在市政总院第二设计研究院副院长、高级工程师沈小红眼中,黄和武这样经验丰富的室外大体积混凝土浇筑工却是“珍宝”。“水厂的结构复杂,浇筑区域大小不一、深浅不一,有的地方只容得下一人通过,更别说容纳一台硕大的机器。”

 

在作业区不远处,一座大水池浇筑完毕,已经脱模成型

 

截至目前,采用全新EPC建设模式的金海水厂二期工程土建工程量已经完成90%,建成运营后,将供水40万立方米/天,为浦东供水片区生产和生活用水提供更有力的保障。

 


(栏目主编:张奕,编辑邮箱:shgcggkj@126.com)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内文图:作者 供图  图片编辑:邵竞